原标题:乡村麻风病院 父女医生28年的坚守

▲蒋威正、蒋朝辉父女俩认真为麻风病患者治疗

春节过后,巴南区皮肤病防治院的医务人员都在讨论一个话题:医院检验科破天荒地公招到一个人。新人还没有到岗,大家虽然兴奋,但也有些忐忑:万一他又不来了呢?为什么这家医院招聘难?令它不受待见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:它是重庆主城区唯一的专业麻风病医院。然而,就是在这个令一般人有些心里发毛的医院里,老蒋医生和小蒋医生父女俩,坚守了28年。

打柴都不到这边来

1987年秋天,老蒋——蒋威正从一名乡村医生,变成了麻风病医生。在这家当时重庆唯一的专门收治麻风病的医院里,他立刻感受到了这种转变带来的影响。“打柴都不到医院这边来。”回忆当初的情景之前,老蒋沉默了几秒钟,他说,除了山上住得最近的两三户人家,没人愿意靠近麻风病医院,甚至医院流出来的水,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。

“我们对于麻风病的认识也比较落后。”老蒋说,当初他们进病房,都是全副武装,口罩、消毒的衣服、长筒靴……现在随着科学研究的进步,大家发现其实没有这个必要。当老蒋成为麻风病医生的时候,女儿蒋朝辉还不满2岁。从那时起,她就经常在住院部围墙外面玩耍,透过窗户看到父亲和病人。“那阵的条件差得多,病人的畸残问题也严重得多。”小蒋说,周围的村民几乎个个都害怕这些病人,“我却不怕,可能是因为从小就跟他们在一起吧。”

木犹如此人何以堪

“曾经有一个女孩来当护士,面试都通过了,到了单位一看是麻风病院,扭头就走了,再也没联系过我。”这样的事不止一次,其实老蒋也很理解:年轻人来这里多难啊。本来麻风病就容易受到歧视,也影响了相关的职业——业务太狭窄、太单一,搞一辈子麻风病,晋升很难;收入也不高……但病人总要有人治。

到了女儿大学毕业的2004年,老蒋心里更不安了。当时,小蒋也面临着同样的纠结。她本可以去位于城区的巴南区中医院,另外一家福利院也需要医生,条件都比父亲那里好不少。但父亲的辛劳最终让小蒋下定了决心,留在了医院。

如今,老蒋已经62岁了,退休之后又返聘,他当年在医院种下的黄葛树,现在要两个人才抱得拢;小蒋也已经结婚生子,现在是医务科长。马上满77岁的刘良久是医院的病人,已经在这里住了31年,他说,父女俩已经给他做了无数次治疗,他会在这里继续住下去,很可能最终会在这里度过他的一生。

重庆晚报记者 陶昆 毕克勤 摄影报道

春节我回家乡,乡亲们告诉我,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,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,大多讨要30万,有的还规定要有车、城里还要有房。

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。这个路径就是,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,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。

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,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。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,从大陆到台湾,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。

铁总作为国有部门,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,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,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?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